江涌博士谈经济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安全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0-11-10浏览次数:1

 【光明网】:各位网友大家好,欢迎收看《光明讲坛》,我是主持人连冰玉。21世纪以来伴随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加速,国际产业转移引发各国对国家经济安全的关注。国家经济安全深刻影响国际产业转移的理论与实践,今天我们特意邀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,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博士透视一下中国的经济安全相关话题,跟网友在线交流。欢迎您江博士。
  
  【江涌】:你好,各位网友,大家好。
  
  当前中国的经济安全形势
  
  【光明网】:江博士,在今天的第二季度,中国的GDP首次超越日本,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并且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从2.77%提高到4.42%,成为世界银行第一大股东国。在经历了世界的金融风暴之后,中国经济率先反弹,这些现象似乎都表明中国经济形势是在向好发展,您作为研究经济安全的专家,对于中国的经济安全形势是如何看的呢?
  
  【江涌】:我是这样理解的,首先我们的GDP并不代表财富,中国的GDP位于世界第二了,也不代表中国就是第二大经济大国。即使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国,也并不代表中国就是世界第二了。这个概念其实很多网友都清楚,GDP并不代表财富,GDP把很多问题掩盖了,比如外资,热钱都可以算入我们的财富,算入我们的GDP当中去,所以这个GDP是很成问题的。现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了,这个统计严重缺陷,但是我们还是沿用这种途径、口径。那么如果我们细致地结构一下这个GDP的构成,就知道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,没有带来相应财富的快速增长,财富的增长并不代表广大老百姓福利的普遍提高。这个温总理昨天在会议讲话中也谈到这个问题,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受惠是不均匀的,贫富是很两极分化,在拉大,这就意味着少数人从改革开放当中获得了更多的收益,而广大民众、普通老百姓也受益了,绝对收益也增加了,但是相对来说的时候差距也更大了。所以如果按照世界现在这个痛苦指数,恐怕相对来说增加了,痛苦指数包括通货膨胀指数,物价上涨指数和失业指数,加在一起就是痛苦指数,所以就是幸福感降低了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中国的经济问题并不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减少了,而是增加了。经济的快速增长,我们付出了极大的成本和代价,如果没有看出我们付出的极大的成本和代价的话,那么我们是短视的,我们这些代价的时候包括资源环境的代价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这个是最容易、明显的。
  
  【江涌】:大家能感觉到,还有劳动者生命健康的代价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这个是最近比较关注的。
  
  【江涌】:还有,我们说还有很多代价我们低估了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一些隐性的。
  
  【江涌】:隐性的就是说,我们社会道德、官员的严重腐败,我们从国际关系角度上来讲,还有非常一个致命的问题,对西方发达国家,包括技术、资金、市场、品牌的严重依赖,甚至我们对西方的人才、思想、体制、体制、秩序的依赖,这种依赖是非常不对称的,这种不对称的依赖,就给予西方不断打压中国,像我们现在这样,不断给我们打压中国的这种权利。所以这种不对称依赖,和我们现在造成的一系列的这种资源环境,劳动者生命健康等等这些一系列的困境,使中国经济现在面临一个可持续增长的瓶颈,就是中国经济是不是可持续,这么快速的经济是不是可持续,社会矛盾能不能容忍,中国这样持续的快速增长,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这个恰恰是,中国经济快速的增长的同时,带来的中国经济的安全问题越来越凸显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其实经济安全问题真的是包括这么多方面,我们仅仅以为是说经济上面的一些利益或者一些法律的问题,没想到都包括到百姓的幸福指数上了。
  
  【江涌】:对,没错,直接关系到的,因为关系到财富,关系到冷暖,关系到这个荷包,这个口袋的容量,所以大家是跟老百姓的利益息息相关的。
  
  碳减排,对中国发展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
  
  【光明网】:您曾提到,西方正以标准化绊倒中国经济的快马,而中国要谨防沦为西方的卖碳翁。在哥本哈根的气候大会上,中国也承担了国际施压的种种压力,作出了减排的承诺。其他学者也直接指出低碳是一个阴谋,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  
  【江涌】:低碳它的前提是气候变化,而且气候变化的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,它的前提是人类行为导致地球变暖,而不是地球变暖,而科学家解决这个问题,地球有个周期,冷暖周期。而现在这个地球变暖,是不是人为因素导致的,那么现在的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小组专家,他认为这个可信度是90%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人为是主要因素。
  
  【江涌】:对,人为是主要因素,但是后来有很多专家,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不同角度的揭露,就是说这个结论是有问题的。后来当然最知名的重要的一击,就是俄罗斯的情报机构,把这个英国(东营盈利)大学的气象中心的数据库用黑客的方式给窃取出来了,结果发现这些科学家们在说假话。就是事态远远没有像这些科学家所标榜的那么严重,因为他们很多数据进行造假,当然由于我们后面谈到这个话语权的问题,因为整个话语权在西方手里,所以这个声音是很微弱的,这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之前,暴露出这么一个“气候门”事件。这个事件就显示出为什么对于气候变化,政治家比科学家更有热情,你看看政治家比科学家更有热情啊,戈尔都不干了,总统都不干了,选总统都不选了,然后搞气候变化去了,搞碳减排去了,为什么,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(佩尼)说,他说如果这个地球气温在变化的,那是总统,戈尔副总统他造出来的,看看他这些年从这个依据上赚了多少钱,他赚了多少荣誉你就知道了,他赚了几亿美元,一个总统哪一个能赚这么多钱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太实际了。
  
  【江涌】:我们现在不谈这个问题,因为这个是科学家问题,我们只谈,为什么这个碳减排,对中国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,不是我们所说的好像一个巨大的机遇,它是个严峻的挑战,为什么呢,因为即使我们承认现代的气候变化是真的,这个议题,就是人类行为导致地球的气候变化是真的,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是很成问题的。如果说人类行为导致了气候变化,而且是地球变暖。那么这种行为现在显然它是个市场的行为,是市场失灵的结果,因为整个国际社会是无秩序的,大家都在拼命地向大自然排放,向大自然泼污水,这是无政府的,这是市场调节的结果,大家都在追寻财富,追求经济增长,是经济人的无限扩张,这是市场失灵的一个结果。但是解决这个手段,是怎么解决的呢,你看发达国家开的药方是什么呢,用市场来解决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自然环境的问题要用市场来解决。
  
  【江涌】:要用市场来解决,这个很成问题了,我们不说。这个前面的时候这个议题是不是假的,是不是发达国家搞了很多这些谋略,我们不说这个问题,但是即使碳减排这个问题的时候,是用市场的手段来进行解决,这个是非常令人怀疑的,为什么,我们清楚地看到,发达国家在碳减排技术上面,在节能技术上面,在规则方面,在市场的力量方面,有绝对的优势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对,他有主导权。
  
  【江涌】:他有主导权。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看,那么未来这个领域的制高点显然是发达国家。那么发展中国家是什么呢,不仅被釜底抽薪了,这个薪也是碳嘛,“釜底抽碳”了。因为发达国家他的工业化已经过了,他是后工业社会,那么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是如火如荼的工业化,我们现在的工业化的轨迹是离不开碳的,如果离不开碳了,就没有工业化,就没有城镇化,没办法居民家庭生活现代化,所以碳对于后进国家,对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,那么现在发达国家用碳减排,用拯救地球,拯救人类这样一个道德高点,这个话语权,从发展中国家来“釜底抽碳”,我从这个角度来看,中国经济的快马就有可能在这个上面被绊倒,这是我的一个思考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我想说到阴谋论,目前学界对此也特别有争议,有些学者不同意阴谋这个说法,那您如何来解释阴谋论这个问题呢?
  
  【江涌】:阴谋论是很有意思的,为什么呢,现在我们要否定或者说要渲染一个议题,我们说这是一个阴谋,我们要把它否定掉,我们把它称作是阴谋论,都是贴上标签,这个贴标签行为现在在中国很盛行。但是研究国际关系的人都很清楚,国家之间的博弈是非常正常的,国家之间的博弈比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,企业之间的竞争手段是有限的,他要遵循法律,遵循一些规则。整个国际社会是以政府的状态的,联合国可能管不了,他是个无政府统治,所以国家之间的博弈什么手段都能使得上。所以你看那些情报局我们就知道,在这些情报局的眼中只有国家的利益,没有法律,无法无天,他只有国家利益,所以国家利益博弈的时候,什么手段都会使得上。那么国家利益博弈的时候,这个博弈都是有谋略,那么也就是有战役,我们看到当今世界的时候有一个机构发展非常迅速,就是智库,在发达国家,特别是在美国,有上千家智库,有几十万从业人员,一年耗费的资金是上千亿美元,这些智库包括兰德公司,这样的智库在干什么呢,其中一个重要一点就是在为国家、为政府来制定谋略。我们看到当时美苏之间的博弈,我们看到尼克松所谓的不战而胜,到里根的“星球大战”计划,都是智库的一项一项的谋略。中国应当对谋略来说不生疏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对,孙子兵法。
  
  【江涌】:孙子兵法早就讲了,“上兵伐谋,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”,但是现在这么多年来,中国人越来越缺乏谋略,你看我们在很多方面越来越被动,特别是在地位方面,为什么呢,就是中国人的智慧的大脑,在不断地萎缩,越来越没有谋略了,很多都非常短视,越来越被动,我们在外面,就是疲于应对,很累,我们跟外交人打交道,他一看我们就感觉到很累。为什么呢,就是没有谋略,这样导致我们是越来越被动。那么我们好,现在这个时候,我们不仅把这个战略谋略否定掉了,这个否定就是阴谋论,我们把它模糊掉,把它否定掉,认为我们这样就解决问题了,其实这是一个鸵鸟的方式。鸵鸟以为把头往沙堆一插,问题就不存在了。其实国家之间和企业一样,照样在竞争,照样在博弈,而且国家之间这个博弈比企业竞争要残酷得多,要激烈得多,无所不用,手段无所不用。所以我们说所谓阴谋论的时候,一个方面说不是认识上的糊涂,不清晰,我个人认为就是别有用心,因为他在掩盖一个国家之间残酷竞争的一个活生生的现实。这是我的理解。
  
  国企、民企、外企之间的利益博弈
  
  【光明网】:我们又看到,在华外资长期享有超国民的待遇。跨国垄断资本在不断地扩张,外企为获取垄断利益,会影响到国企和民营企业的经营环境,那么请您为我分析一下,外企、国企、民企他们之间的关系,而他们三者有没有面临着困局呢?
  
  【江涌】:对,现在正在讨论这个问题,就是说外资企业在中国遭遇困局,我们讨论是国企的困局,讨论民企的困局,现在冒出个外企的困局。大家都很清楚,这么多年来外资企业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,从中央到地方,都给外资铺上红地毯,打上镁光灯,都在聚焦,所以越是那些跨国公司500强的,越是享受国王一般的待遇,他想见谁就见谁。中国的大老板、大企业,包括大国企,你想见谁就见谁是不可能的,但是这些外企,这些跨国公司500强到中国来过后,享受这种超国民待遇。在中国的时候,各个行业领域里面,都是跟砍伐、切菜似的。你看现在很多相关数据,行业领域都给跨国资本控制甚至垄断了。这些年由于相关人士意识到这个问题,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,那么意识到跨国垄断资本的危害,你看华尔街是个什么概念,所以在某些方面做了一些微调,所以微调过后,相关人士就受不了了,外企就受不了了,说他们在中国受到了很大的疏忽。
  
  【光明网】:受到了冷遇了。
  
  【江涌】:受到了冷遇了,因为我们的确是做了一些调整。从2008年我们两税合一的时候,只是对外企的超国民待遇的一些纠偏,就让他回到国民待遇上来。但是我们看看地方政府,还有几免几减,他还仍然还享受着超国民待遇。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做了一些微调,跨国公司就开始嗷嗷叫,跨国公司的代理人就开始跳出来说,中国的投资环境恶化了,中国改革开放倒退了,根本没那么回事儿,因为话语权在他们的手里,他们这样说,那么好多人也是这样认为的。其实我个人认为,跨国垄断资本,他如果遇到什么困局,在中国他要获得垄断利润,将持续获得垄断利润,持续快速获得垄断利润,现在有一些障碍了,这就是他的困局。但是国有企业又是什么困局,在我们的宪法当中,第七条明文规定,国有企业是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基础,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基础,是我们这个社会起主导地位的经济力量。但是我们看这么些年来,国有企业在不断地萎缩,不断地让出阳光下的地盘,给民营企业让出,这还好说,这是民企和国企兄弟之间。但是我们不理解了,我们大量的国有企业定向破产,就是政策性破产,这个政策性破产,专门是为跨国垄断资本给外国企业破产的,专门给他破产的。

点击查看原图